網頁

2017年7月2日

只有在我們叫同儕、父母、學者、企業和社會的聲音靜下來,不再告訴我們「應該」要什麼,以及我們「理該」做什麼事,才有辦法傾聽我們自己內在的渴望和夢想。


只有在我們叫同儕、父母、學者、企業和社會的聲音靜下來,不再告訴我們「應該」要什麼,以及我們「理該」做什麼事,才有辦法傾聽我們自己內在的渴望和夢想。